第四百八十五章 妾有意,郎无情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刘羽被这个女人抱着,感觉浑身都不舒服,不过看到她那张憔悴的脸,是没有忍心将她推开。

她自然知道她对自己的情,可是心里却一直告诉自己,你不能这么做。

“你还好意思说,当初得知你死了的消息之后,我就立马跑了过来,把我们都担心坏了。”

来人正是沈婳祎,那天她从医院出来之后,就四处托人打听,有没有叫一个青龙山的地方,很快他就找到了这里。

青龙山虽然不大,但也说不上是小,山脚下有不少村子,沈婳祎不眠不休的每一个村子,每一家每一户都没有放过,一路打听,才找到了这里。

当初的她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是刘羽死了,也要把他的尸骨带回去。

沈婳祎是一个特别执拗的女人,只要她认定的事情,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完成。

现在的她已经一天一夜滴水未进了,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的憔悴。

“姑娘,你要找的人就是他啊?”

那个中年妇女看了一眼沈婳祎,脸上也带着欣喜,朴实的农村人,帮到别人之后自己也会特别的高兴。

“嗯!”

沈婳祎十分贪婪的躲在刘羽的胸口之中,说什么也不出来,只是对着那位大姨点了点头。

“人找到了就好,那我就放心了,他二婶,那我就先回去了,还要给孩子做早饭呢。”

中年妇女看到沈婳祎找到了刘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后便向着外面走去。

“嫂子,慢点走啊,有空来家里玩啊!”

刘羽的二叔二婶说笑着将中年妇女送出了家门,在门口寒暄了好一阵子。

“堂哥,嫂子,你们两个还没抱够吗?抱够了就赶紧吃饭啊!”

刘安宁眨着大大的眼睛,满脸笑意的看着两个人,咱这小丫头岁数不大,可是却是一个人精,懂得有的时候比大人都多。

“我不是你嫂子,你嫂子还在唐海呢!”

这时候沈婳祎才感觉到自己失态了,赶紧一把推开了刘羽,说这话的时候,她脸都红了,声音有些颤抖,虽然有些心痛,可是刘羽没事情就好。

“你不是我嫂子,那怎么能抱我堂哥呢?”

刘安全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

额,不说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儿。

“这,这……”

沈婳祎被刘安全突然说出的这句话啊,问得有些说不出话来,根本不知道如何解释她和刘羽之间的关系。

“二哥,你还真是傻,很显然这位漂亮姐姐是堂哥的情人!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群女人,很显然,这漂亮姐姐就是唐哥背后的女人之一啊!”

灵精怪的刘安宁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就好像她自己是一个情场老手似的。

“宁宁,你一个小姑娘家家说话注意一点!”

美少妇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的闺女,随即又瞪了一眼身边的男人,阴阳怪气的问道:“难道你们老刘家的男人都这样吗?”

“我那是意外,意外……”

刘羽的二叔尴尬的挠了挠脑袋,赶紧转移了话题,让大家坐下吃饭。

要是平时沈婳祎肯定会吃不下村里的东西,可是现在的她早就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和刘羽简直是如出一辙,一个小姑娘家家,愣是吃了三个馒头,才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

“臭小子走,我带你去见两位老人!”

吃过饭之后,刘羽的二叔就带他上了青龙山。

在青龙山的山顶上,有一处十分简陋的茅草屋,此时两个老人正一边晒太阳,一边喝着茶。

两位老人看上去岁数已经不小了,满头白发,可是依旧神采奕奕。

一条老狗爬在一个老人身边,正无力的摇着尾巴,那慵懒的样子,就和它的主人一般。

很快青色的老狗就从地上站了起来,竖着耳朵跑去了院子门口。一看到刘羽二叔带着两个人上山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摇着尾巴对着三个人叫着。

“青狼!”

刘凡心走了过去和老狗亲热了一番,最后才带着两个人走进了院子。

“小心儿啊,你很久都没有来看我们两个老家伙了,是不是嫌弃我们两个老家伙老了,不中用啦!”

其中一个老人正拿着烟袋锅子,吞云吐雾,絮絮叨叨的说道。

“烟爷爷,爷爷,你们看我把谁带来了?”

刘凡心笑了笑,随后将刘羽拉到了自己身前。

两个老人一个正在抽着烟袋锅子,另一个拿着茶杯正想喝水,在他们看到刘羽而一瞬间,手中的东西纷纷掉到了地上。

“这小子,这小子是小刘羽吗?”

那个穿着中山装正要喝茶的老人,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刘羽身边,上下打量着他一脸的不敢相信。

“错不了,错不了,你看这眼睛,你看着眉毛,肯定是这臭小子,这臭小子小的时候,他还尿了我一身呢!”

另一个老人也走上前来上下打量着刘羽说道。

“小羽,那个拿着烟袋锅子的老头是老烟斗是你烟太爷爷,那个穿着中山装的老头,是你太爷爷刘卫国!”

刘凡心站在一旁,一脸的欣喜,给刘羽介绍起了两位老人。

“太爷爷好,烟太爷爷好!”

刘羽对两个人行了一礼,态度十分恭维。

“好,好!”

两位老人一脸的欢喜,那种不经意之间露出来的亲情与高兴,是装不出来的。

以前的时候刘羽总说自己身边没有什么亲人,可是没有想到这一次受伤,居然一下子冒出了这么多的亲人,这让他多多少少有些不适应,面对着两个老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做什么。

接下来两个老人完全无视了刘凡心,拉着刘羽和沈婳祎坐到了一边,开始例行询问了起来。

老人的话题永远都是那老三样,最近在做什么,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娃。

这几个问题问的两个人面红耳赤,或许他们不知道两个人根本就不是那层关系。

只是妾有意,郎无情罢了。

刘羽只得硬着头皮将两个人的关系,还有最近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两位老人,也算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小羽,你别怕,烟爷爷给你撑腰,一会儿咱们就出发先去天枢处,干死那个叫轩辕凌天的老王八羔子!”

老烟斗很显然是一副嫉恶如仇的性格,一听说刘羽的遭遇,立马将手中的烟袋锅子拍在了桌子上,气冲冲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拉着刘羽就要往外走。

“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火气还是这么大,我曾孙这不是没事儿吗?”

相比于老烟斗,刘羽的太爷爷就显得镇定了不少,赶紧拉住了自己的老伙计。

“是啊,烟爷爷,小羽,这不是没事吗,您老还是歇一会儿吧!”

刘凡心也站在一旁,为自己的爷爷帮腔。

自己这位烟爷爷,那可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啊,真要是让他出山的话,鬼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大事情啊。

“哼,现在是没事,以后有事儿了你想怎么办!”

老烟斗冷哼了一声。

“很简单啊,直接拆了那七个天枢处就好了!”

刘卫国笑呵呵的说道,那风轻云淡的样子,就好像是在说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一样。

不得不说两个老人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霸气,天枢处是什么机构,他们自然很清楚,竟然说拆就拆。

喜欢天师下山请大家收藏:()天师下山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