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魂刺

一时之间,战斗陷入了僵局,当然这种僵局只是短暂的,因为不论血月阎君有多么强大,都会被眼前的十多只鬼奴慢慢的磨死。

“啊!”

血月阎君宛如疯魔,一把将手中阴气吞吐的常见扔在地上,在广场之中大叫着。

随着她手上的动作,那原本躲在一旁的普通鬼魂,又向着她飞了过去,很显然她又发动了吞天之术。

刘羽极力的控制着那些鬼魂,可是却发现,那些鬼魂无论怎么努力都挣脱不了血月阎君的吞天之术,瞬间的功夫,就有不少的鬼魂钻进了血月阎君的身体之中。

“这个疯女人,还真是有些不计后果。”

刘羽看了一眼血月阎君的几只鬼魂,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从太平道的一个小女道士手中接过了一把秀剑,将自己的手掌滑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任由手上的鲜血滴落在地上,随后手掌一扬,口子上剩下的鲜血向着血月阎君手底下的那几只鬼魂飞了过去。

他这一招并不是在逼迫这几只鬼魂认主,而是他步入真人境界之后,最大的杀招,这种杀招要比魂祭之术还要可怕。

“以我之血,祭祀天地。食我之血,听我号令,碎!”

看着自己的几滴精血落到了那几只鬼奴的头顶之上,刘羽手上法诀连连。

听到几声惨叫,那四只鬼奴便化成了一团团阴气,向着刘羽飞了过去,聚集在了他被划破的手掌之中。

两只鬼帝,两只鬼王化成的阴气并不算多,那些阴气好像棉花糖一样盘踞在刘羽手上,而且一点一点的在变化。

反观战场之中,此时的血月阎君已经将刘羽用聚灵之术召唤来的鬼魂全部吞到了肚子之中。

一个人能够承受鬼魂的阴气是有限的。

此时的血月阎君身上的皮肤都被撑爆了不少,身上的血管更是全部突起了起来,浑身上下,都是那种赤红的颜色,整个人看上去异常的狰狞恐怖。

当然现在的她也足够强大,缠绕在她身体之中的那些阴气锁链,被她猛的一震就化作了碎片。

不仅如此,就连施展八卦锁魂的八只鬼王,也被他震得倒飞了出去。

霜儿还有灵儿,看到眼前这一幕,手持长剑向着血月阎君冲了过去。

只听叮当两声,两把寒光闪闪的阴气长脸被血月阎君那个疯女人攥到了手中。

不论两个人怎么努力,都挣脱不开双手的束缚。

不仅如此,两个人手中的阴气长剑居然一点一点的在消融。

那两把长剑化作了引起,飞向了血月阎君的身体,被她吸收了进去。

不得不说现在的血月阎君实在是太强大了,施展了吞天之术之后的她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在不停的吸收着四周的一切能量。

看到眼前这一幕,霜儿和灵儿自然不敢恋战,两个人飞快的抽身后退。

“跑也没用,今天我一定要把你们全部斩杀在这里!”

血月阎君好像是一只来自地狱的魔鬼,疯狂的大笑着,两团阴气在她手中盘旋而生,随后猛的向着霜儿和灵儿抽打而去。

霜儿和玲儿身子一闪,躲开了这一记攻击,阴气抽打在地面上,将那由青砖铺成的地面抽出了两条巨大的沟壑。

现在刘羽手中的阴气已经初具雏形了,阴气在他手中一点一点的延伸,变成了一个长条的模样,都好像是一根阴气棍子一样。

刘羽一手拿着阴气棍子,另一只手托在棍子前,手中有一团跳动的蓝色火焰。

那团蓝色火焰正是刘羽积攒下来的阴火,随着刘羽修为的提高,那团阴火也变大了不少,在夜风之中跳不动的样子,就像是一只蓝色的精灵。

在阴火的炙烤之下,一点一点的在变化,那团阴气一点一点的变得锋利。

“呼……”

刘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他在尽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现在的刘羽脸色苍白的就好像是白纸一般,越来越多的冷汗出现在了他的额头上,甚至爬到了他的睫毛上,可是刘羽却没有去擦。

现在是最关键的时期,他自然一点都不敢大意,这是他最大的杀招之一,他自然不敢懈怠。

此时战场之中的情况如火如荼,在血月阎君身前,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地面了,地面坑坑洼洼的,就好像是被牛犁过的一样。

两条由阴气组成的巨型长鞭,在血月阎君手中肆虐着。

刘羽的三只鬼帝,只能堪堪的挡住血月阎君的攻击,至于那些鬼王更是连她的身都不敢进。

虽然此时的血月阎君显得很疯狂,但是她并没有失去理智,她知道刘羽应该是在酝酿着一个巨大的杀招。

所以完全不顾流于几只鬼魂的阻拦,正在一点一点的向着刘羽靠近。

十三只鬼奴拼命的想要阻挡血月阎君的步伐,可是现在的血月阎君实在是太强了,他们根本阻止不了现在的血月阎君。

到后来,老道士的六只鬼奴也加入了战斗之中,老道士手下的那只鬼帝,是一个男性的老者,老者身穿道袍,须发皆白,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看他的样子根本不像是鬼魂,倒像是天上的神仙。

鬼道士手持道剑,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血月阎君身后,手中的道剑,向着血月阎君的后心刺了过去。

只是那把剑根本就是不破血月阎君的防御,停留在血月阎君身后两三米的位置就停了下来,根本没有办法再进一步,随着鬼道士手上力道的加重,那把由阴气形成的长剑,居然变得弯曲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鬼道士一愣,显然他根本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老道士,小心,快退走!”

这时候霜儿忍不住提醒他,可是已经晚了。

因为此时,血月阎君手中的长鞭已经向着鬼道士是抽打而去。

一瞬间鬼道士的身影,就像是一颗炮弹一样飞了出去。

另外一只手中的鞭子,好像是章鱼触须一样,将鬼道士的身体缠住。

鬼道士身体之中得阴气一点一点的在削弱,阴气顺着两条鞭子,向着血月阎君的身子而去。

鬼道士的修为再一点一点的变弱,可是血月阎君的修为却在一点一点的变强。

片刻之后,鬼道士身上的阴气就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他的魂体都变得暗淡透明了起来,如果他不是一只凝魄的鬼帝,恐怕早就已经被血月阎君抽的,连魂体都不剩了。

这时候刘羽手中的阴气也完成的差不多了,那一团散乱的阴气,此时变成了一把长矛的形状。

“这东西夺天地之造化,太累人了,希望不会有下次!”

刘羽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看着手中宛若天成的长矛满意的点了点头。

“魂刺!”

刘羽将手中的长矛,以一个标准的姿态向着血月阎君扔了过去。

阴气铸成的长矛,在夜空之中,变成了一道绚丽的光华,猛地向着血月阎君刺了过去。

长矛的速度很快,以刘羽的段阳指要快多了,众人根本没有看清楚它究竟是怎么出现在血月阎君身前的,仿佛它就在那里一般。

“哼,这种东西可奈何不了我,所有阴气我全部都能吞噬!”

看着长矛,血月阎君脸上满是不屑,这把长矛毕竟是由阴气组成的,所以她浑然不惧。

只是片刻之后,血月阎君脸上的表情就凝固了,一道血柱,从她的眉心之中喷涌而出,紧接着她的身子无力的落到了地上。

“蠢货!”

刘羽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无力的倒了下去。

喜欢天师下山请大家收藏:()天师下山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