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过夜

苗疆的地宫之中,一天的时间又快过去了。

现在两个人还在地宫之中耗着,依旧没有什么收获。

刘羽心急如焚,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莫涟漪就撑不下去了。

“野丫头,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没有收获吗?”

刘羽忍不住问道。

一天的时间,他已经问过不下数十次这样的问题了,一开始的时候,几个小时问一次,后来一两个小时问一次,再到现在每过半个小时就会问一次。

“要是我猜的没错,应该就在眼前这些古卷之中了!”

龙雨烟头也不回的说道。

这段时间她已经成了备考的学子,基本上除了吃饭就是在看书,甚至连觉都很少睡了。

这才刚刚几天的功夫,那所有的古卷,几乎都快被她看完了。

刘羽知道龙雨烟也在努力,所以也没有继续催促她。

他盘坐在地上想要继续修炼,可是却根本没有办法进入入定的状态,因为他心中实在是太烦躁了,一直都在想关于莫涟漪的事情。

来苗疆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他根本放心不下唐海那边。

最后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躺在了石头床上,什么都不去想,就那样静静的躺着。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溜走,刘羽每过一会儿就会看一看手中的表,整个人表现得十分的烦躁。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这时候在书案前看书的龙雨烟,突然惊呼了起来。

刘羽听到她的声音再也躺不住了,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连鞋都没顾得穿,跑到了龙雨烟面前,将她手中的古卷夺了过来。

这是一本看上去很陈旧的古卷,是用白玉雕刻而成的,上面写着很多密密麻麻的苗文,甚至上面还十分惊喜的画了一些虫子,但是刘羽却一个字也看不明白。

“这……这上面写了什么啊,究竟是不是关于绝命蛊的解法?”

刘羽看不懂上面的文字,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他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龙雨烟,生怕错过重要的信息。

“就算是给你,你能看懂吗?”

龙雨烟白了刘羽一眼。

刘羽尴尬的挠挠头,他确实看不懂,只不过刚才听到能够救莫涟漪性命的消息,实在是有些兴奋。

“行了,现在方法已经找到了,接下来就简单了!”

说着龙雨烟将刘羽手中的古卷夺了过来,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然后转身去了灶台的位置。

“哎,你干什么?好不容易找到了蛊虫的解法,为什么你不把它写出来啊?”

刘羽忍不住问道。

“不写了,等晚上再说吧,我饿了,要先做点东西吃,这些日子总吃你做的东西都吃腻了!”

而龙雨烟则是十分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露出那诱人的身材。

说完这话,龙雨烟便开始生火煮饭。

刘羽做的东西,主要是以清淡的为主,因为这里有不少脱水的蔬菜,蔬菜泡一泡洞里的山泉,炒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而龙雨烟,自小生活在苗疆,喜欢吃辣的和一些肉食。

这一段时间,龙雨烟每到吃饭的时候就会抱怨刘羽做的肉菜太少了,而且辣味也不够。

可是刘羽真的不想碰那些脱了水的肉,感觉那些肉食实在是太恶心了,就好像是干瘪的肌肉一样,实在有些下不去手。

现在龙雨烟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虽然龙雨烟是苗疆的小主,但是一手烧菜的手艺却是不错的。

很快米饭和菜就被准备好了,而且山洞之中还有不少米酒,这些酒在山洞之中封存了这么长时间,早就酝酿的醇香无比了。

“终于搞定了,今天晚上我们喝一点,也算是庆祝一下了,明天我们就可以离开地宫了!”

龙雨烟拿出了一坛的酒放在桌子上,脸上带着轻松的表情说道。

“这可是好东西,在外面有钱都喝不到的!”

说话的功夫,龙雨烟就把酒坛子打开了,顿时一股酒香传来。

这坛子酒香醇无比,隔得老远都能闻到那股动人的酒香。甚至那香味将飘在外面的那几朵云彩都勾引了过来。

只不过这山洞之中好像有什么禁忌,那云彩虽然向这边移动了不少,可是却没有彻底的过来,而是停留在洞口的位置。

找到了绝命蛊的解法,刘羽心情也好了不少,所以也没有拒绝龙雨烟的好意,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的坐到了石桌上,一边喝着酒一边吃着东西。

“确实是好酒,不知道我能不能带出去两坛子,给我们家的那个老不死的拿过去!”

这酒确实甘甜无比,就好像是天上的琼浆玉液一般。纵使刘羽这样的老酒鬼,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龙雨烟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而是给刘羽又倒了一杯酒。

就这样两个人推杯换盏,很快,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现在两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些醉意,因为这封存了许久的米酒,实在是太累了。

吃饱喝足之后,刘羽在山洞里溜达了几圈,而龙雨烟则是好像一个小媳妇一样,去收拾碗筷了。

两个人已经决定好了,今天晚上再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两个人就出地宫,到时候一起去救莫涟漪。

虽然酒是好酒,可是后劲却不小,刘羽这样的老酒鬼喝了之后都感觉头发懵。

溜达了几圈之后,刘羽实在是挺不住了,也没有去管龙雨烟,而是自顾的跑到一旁的床上躺下,美美的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心情大好的原因,今天的刘羽,居然做了一个梦,而且是很美很美的梦。

在梦中,莫涟漪已经彻底的醒了,今天晚上的莫涟漪十分的狂野,已经化身成了一位女骑士,想要征服刘羽。

今天的刘羽,竟然有一种魂飞天外的感觉。

这种激情是他以前的时候根本没有体会过的,他甚至不想从那种感觉中走出来。

第二天,当刘羽哈欠连连的从床上睁开眼睛的时候,忍不住从床上跳了起来,因为他感觉浑身上下凉凉的。

一想到龙雨烟可能还在这里,他下意识的又钻回了兽皮被窝之中。

刚刚回到被窝儿,刘羽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因为他感觉很奇怪,自己根本就没有脱衣服睡觉的习惯,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把衣服给脱了呢?

刘羽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整个山洞之中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龙雨烟的野丫头的影子。

“龙雨烟?”

“野丫头,你在哪里?”

“野丫头,你在不在?”

刘羽忍不住对着山洞四周喊道,可是除了他的回声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声音传来。

“奇怪,这一大早的野丫头跑到哪里去了?”

刘羽无奈的摇了摇头,把衣服穿好之后下了床。

又在山洞里仔细的找了一圈,可是还是没有发现龙雨烟的影子,也不知道这野丫头究竟去了哪里。

“这个家伙该不会把我自己扔在这里跑了吧?”

刘羽皱着眉头自语道。

想到这里,刘羽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毕竟外面那些蛊虫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龙雨烟真的把自己扔在这里不管,恐怕自己会背被困死在这里。

当然这段时间,他和龙雨烟也算是患难与共了,他不相信龙雨烟会这么做。

刘羽摇了摇头,将心中那可怕的念头甩了出去,然后走到了书桌旁,这时候他发现了一张纸条压在书桌上。

字条上写着一行娟秀的字:“臭小子,我走了,以后你也不要再来找我了!下面的东西,是老娘给你的过夜费!”

喜欢天师下山请大家收藏:()天师下山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