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叶落知秋深

刘羽在天枢处的分部之中,呆了良久,最后才回来。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了,刘羽并没有上炕睡觉,而是做了一顿早饭。

吃过早饭之后,刘羽给老不死的打了一个电话。

这时候才知道,老不死的已经从茅山回到了杀龙岭。

这样也好,省得刘羽到处跑了。

刘羽收拾好了衣物,带上了从苗疆拿回来的两坛子老酒,直奔杀龙岭而去。

其实在苗疆的时候刘羽就考虑过了,如果真要给莫涟漪找一个避难所的话,老不死的那里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老不死的虽然年事已高,可是修为在那里摆着,就算是众生教的教主也未见能在他身上讨到什么便宜。

一路上莫涟漪显得很平静,因为这不并不是她和刘羽第一次分别了,她早就习惯了刘羽在外面奔波。

以前的时候,朱雀吴雪莹曾经和莫涟漪说过众生教的事情,当她说起众生教的所作所为的时候,让莫涟漪这个根本没有怎么接触过天下道门的人只感觉到一阵啧舌。

她根本没有想到,世界上居然会有那样的坏人。

莫涟漪是一个十分识大体的女人。

听说了众生教的事情,莫涟漪所以才会支持刘羽,让刘羽去帮助青龙帮助天枢处。

从那时候莫涟漪就决定了,纵使刘羽战死沙场,她也要独自把宝宝养大,告诉宝宝,他爸爸是一个大英雄。

“涟漪,你放心在老不死的那里养胎,我应该很快就会回来了。”

刘羽将莫涟漪的手握在了手中,拍了拍安慰道。

“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能再逞能了。”

莫涟漪乖巧的点了点头。

“放心吧,我最有分寸的!”

刘羽应了一声。

“你这个混蛋,如果真死在外面,我就带着宝宝改嫁,到时候让宝宝管别的男人叫爸爸!”

莫涟漪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本来刘羽不说自有分寸这句话还好,一说自有分寸这句话莫涟漪就有些生气,现在她已经知道在泰山地宫之中发生的事情了。

在她看来刘羽说的自有分寸根本就和放屁没有什么区别,要不然那次在泰山的地宫之中,他也不会让众人先离开,而是自己留在后面断后。

虽然她也认同刘羽的做法,可是她总觉得刘羽好像根本就没有顾及自己和自己宝宝的感受。

“当时的情况实在是太紧急了,如果我不那么做,很有可能那天去的人全部都会死在地宫之中!”

刘羽讪笑了两声,他知道莫涟漪是在因为什么生气。而且也知道莫涟漪,这是在换一种方式提醒自己小心。

美人在侧,时间过得很快,终于在临近中午的时候,刘羽带着莫涟漪来到了杀龙岭。

这时候老不死的和刘羽的后师娘秦罗敷已经准备好了午饭,两个人坐在院子门口,眼巴巴的等着刘羽和莫涟漪到来。

一看到两个人下车,就立马迎了上来。

刘羽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待遇,笑呵呵的叫了一声老不死的师傅。

“莫丫头,怎么样?最近身体好些了吗?肚子里的小家伙闹不闹啊?”

可是没有想到,老不死的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而是径直的向着莫涟漪走了过去。

老不死的和秦罗敷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将莫涟漪围在中间,嘘寒问暖。

而刘羽就好像是一个可怜的小白菜一样拎着两坛子白酒,形单影只的立在一旁。

“谢谢师傅师娘关心,小家伙很老实,最近不怎么闹腾的!”

莫涟漪的嘴很甜,和二老打了一声招呼。

“文静一点好,文静一点,涟漪你就少受罪!”

秦罗敷笑了笑说道。

“肚子里的小家伙,多一半儿随了莫家丫头,以后肯定读书好。不像臭小子那样,每天上墙爬寨的,一点出息都没有!”

老不死的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老不死的,我告诉你,你够了啊,别太过分!”

刘羽一脸的黑线,这怎么刚刚一见面,就开始打击自己?

“怎么,臭小子,难道为师说的有错吗?”

老不死的瞥了一眼刘羽。

“你说呢?”

“为师说的是事实,你这臭小子,确实没什么出息,也就只能在阴阳界这个圈子里混一混了…”

“小爷辛辛苦苦从苗疆的地宫之中给你拿了两坛子老酒回来,你到这里不欢迎小爷不说,还对小爷一阵冷嘲热讽,这酒我真应该给你摔在地上喂狗!”

刘羽看到老不死的对自己的态度,气的差点没将手中的两坛子老酒摔在地上。

“你这个臭小子,来就来呗,还带什么东西啊!”

似乎是注意到了刘羽手上拎着的两坛子老酒,老不死的笑呵呵的走了过来,将两坛子酒接了过去。然后头也不回的向着院子里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偷偷的打开了其中一坛子酒的泥封闻了闻。

“香,真香了,这酒至少有上百年了,而且还是苗疆特有的米酒!”

老不死的忍不住感叹道。

刘羽看着自己师傅那副为老不尊的样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也没有说什么。

“小羽,其实你师傅挺惦记你的,每天都会念叨你,只不过他不善于表达罢了。走吧,你们两个别在外面处着了,饭早就做好了。”

秦罗敷在一旁笑呵呵的说道。

说着,她便扶着莫涟漪向的院子之中走了过去。

刘羽摇了摇头,跟在两个女人身后。

其实他哪里是不知道自己师傅的性格?

只是他好长时间都没有和自己的师傅这样吵架了,有些怀念这种感觉罢了。

房间之中,桌子上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食物。

基本上以青菜为主,当然还有刘羽最喜欢吃的兔子肉。

“臭小子,今天可是便宜你了,今天要不是为师看在我那还没出世的徒孙的面子上,这酒绝对没你份儿!”

老不死的在得到那两坛子酒之后,高兴的就好像是孩子一样,拿出了两个小杯子,将杯子中倒满了酒,将其中的一杯,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刘羽身前。

倒了两杯酒之后,老不死的就将那一坛的酒抱回了屋中,那扣扣嗖嗖的小气模样就好像是一个将糖果抬起来的小孩。

“呵呵,老家伙,这酒在苗疆的地宫之中可是有不少的,当初在地宫里,我可是把这破东西当成凉水喝的,看给你宝贝的!”

刘羽撇了撇嘴。

“有那么多,还不全部带回来,你这臭小子真是败家!”

老不死的一听刘羽说的话,立马吹胡子瞪眼睛的说道。

“主要是路途遥远啊……”

刘羽摇了摇头,然后也没有继续说地宫的事情,而是说起了正事。

“其实莫家丫头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听说事情之后,我立马就想去唐海帮我家丫头续命,可是你父亲阻止了我,最后他去了一趟唐海!”

说起了正事儿,老不死的脸上那怒气冲冲的神色立马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

“丫头,以后你就在杀龙岭上安心的住下,只要师傅还有一口气,绝对不允许别人伤害你和你肚子里我那宝贝徒孙!”

老不死的信誓旦旦的说道。

酒足饭饱之后,刘羽十分乖巧的跑去刷碗了。

秦罗敷则带着莫涟漪去了刘羽曾经住过的房间,换好铺盖之类的东西,将要用的东西全部都拿了出来。

等收拾好之后,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本来秦罗敷想让莫涟漪多休息一会儿的,可是中午的时候,莫涟漪实在是吃得有点多,便拉着刘羽一起下山,准备去消一消食。

现在已至深秋,该收的庄稼基本上都收完了,整个杀龙岭看上去一片金黄,就好像是由黄金铺成的一样,甚是美丽。

“一叶落而知秋深!”

莫涟漪一身水绿色的长裙,纤纤玉手接住了一片从树顶飘落的落叶,拿在手中有些伤感的感叹道。

看她那踌躇的样子,就好像是古代的大家闺秀感叹春花秋月。

刘羽自然知道她现在心情不好,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自己马上又要离开她了。

人是一种纠结的动物,也是一种善变的动物,虽然莫涟漪支持刘羽去帮助天枢处帮助青龙,可是她还是有些舍不得。

“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了。”

刘羽接过了莫涟漪手中的落叶,另一只手将她的小手拉在了手中。

莫涟漪轻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只是嗯了一声,随后便跟在刘羽后面向着村子里走了过去。

喜欢天师下山请大家收藏:()天师下山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