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五章 我想活着

看到眼前这一幕,人祖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或许他也没有想到,曾经和自己还有教主大人一起打天下的太阳法王,会在关键时期刻,救下伤害了众生教教主的人。

“太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不知道是眼前这两个家伙杀了教主吗?”

人祖一脸的失望,他想不明白,太阳发黄为什么要这样做。

“咳咳,因为我已经说过了,我会效忠王教主和昆仑山,现在两位大人有危险,我这个做属下的,纵使是死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太阳法王剧烈的咳嗽了两声,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听了他的话,人祖一脸愤怒,抬起了自己的手,最后还是没有落下。

“副教主大人,我知道,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但是还希望你留我一条狗命。”

太阳法王那张满是血迹的脸,带着祈求的神色。

“哼,今天我就留你一条狗命,以后你就像狗一样活着吧。”

人祖冷哼了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他刚刚想要解决掉长老和王志群,这时候众生教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怒吼,一群穿着灰色长袍的人,拖着一个女子正在往外走,那个女子正是被困在藏书阁的那名鬼族女子。

现在那群人正被一些守在门口的众生教教徒围攻。

人祖冷哼了一声,又掏出了两把飞刀向着大长老,还有王志群扔了过去,然后看都不看的向着众生教门口飞跃而去。

很快人祖就冲到了众生教门口,他直接扛起被铁链捆的结结实实的那个女子,凌空打出了一道攻击,将围困众人的那些众生教教徒打得人仰马翻,然后快步的向着山下冲了过去。

在场的众人哪里还敢阻拦万如杀神一般的人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飘然而去。

一时之间整个大荒山的山顶又陷入了平静,就好像人祖没有来过一样。

人祖扛着那个鬼族的女子,在丛林之中健步如飞。

一群穿着灰色长袍的人气喘吁吁的跟在他身后。

终于一众人来到了大荒山的山脚下,当他们看到天枢处的前哨站的时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老大,不得不说,你刚才实在是太帅了,装了逼还能跑,简直就是我辈的楷模!”

其中一个年轻人一脸兴奋的说道,这些人全部都是人祖培养出来的。

本来这些人,他想留给教主,没有想到教主那个老家伙自己还是转不过弯儿来。

“臭小子,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这时候明白我为什么会在那里观察那么长时间了吧!”

人祖笑着笑着说道。

将鬼族女子放在了地上,解开了她身上的锁链又撕开了,堵住她嘴的那块破布。

“你这个混蛋,这个无耻的人类为什么要抓我?”

绑在鬼族女子身上的锁链,有抑制她身体里力量的功效,在锁链解开的一瞬间,鬼族女子就忍不住对着人祖骂道。

“别叫,今天本教主是来接你回家的!”

人祖赶紧捂住了鬼族女子的嘴巴。

毕竟前方就是天枢处的稍站,他准备悄悄的带着女子离开。

刚才他在众生教,虽然看似风轻云淡的解决了大长老和王志群,其实并不轻松。

现在他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之中有一种灼热的气息在流走,那正是大长老的三昧真火。

虽然那三昧真火,并没有真正的攻击到他,但是人祖的替身之术需要吸收天地之间的五行灵气,那些火属性灵气自然就被他吸收到了体内。

只是眼前这个鬼族女子十分的刚烈,根本不听人祖的解释,挣扎着向着人祖攻击而来。

在这个鬼族女子眼中,人组就是一个混蛋,她就是被这个混蛋抓过来的。

虽然上古鬼族没有什么修为,但是他们的身体素质十分的强大,一来二去,那个鬼族的女子已经和人祖扭打在了一起。

由于人祖受了不轻的伤,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办法拿下鬼族女子。

“老大,我们来帮你!”

看到这一幕,人祖这些年来培养的那些小弟立马冲了上来,一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眼前这个鬼族女子控制住。

“先把她锁上!”

被锁链捆上之后,那个鬼族女子才消停了不少,可是她依旧在挣扎着。

“你这小娘们,真是不知好歹,我费尽千辛万苦来救你,没想到你却要恩将仇报,这两拳打的我……”

人祖长长的输了两口气,看着那就不停挣扎的那个鬼族女子。

“你们地上的人类,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你是如此,当初那个老头也是一样!”

鬼族女子死死的瞪着人祖,看那样子好像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似的。

“老大,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其中一个年轻人忍不住问道。

“你们带着他先走,我需要去弄明白一些事情!”

人祖思索了一会儿说道,现在的他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舒服,他想不明白太阳法王到死为什么还要护着那两个人渣,太阳法王可是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

人祖越想越不对劲,最后决定再潜入众生教我问个明白。

……

此时的众生教已经变得安静了不少,谁也没有想到王志群的接任仪式会被人祖搞砸了,而且就连昆仑山上的仙人都受了重伤。

刚才人祖的飞镖,并没有要了大长老的性命,但是却让他十分的虚弱了。

一群红衣长老手忙脚乱的将受伤的三个人安顿好,又找来了众生教最好的医生,替三个人医治,一直忙活了很长时间,才堪堪保住了三个人的性命。

等到众人都散去,三个房间恢复了平静,一道人影溜到了太阳法王的房间之中。

此时的太阳法王正躺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他的受伤并不算太严重,在替两个人挡飞刀的时候,他有意的避开了自己的要害。

“副教主大人,你来了?”

似乎是听到了房间之中的响动,太阳法王睁开了那浑浊的眼睛。

“看样子你是知道我会来啊!”

人祖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他特别想听一听太阳法王的解释,有的时候,被最亲近的人背叛,才是最气愤的。

人祖一生放荡不羁,他身边真正的朋友也没有几个,也就是众生教教主和太阳法王等聊聊几个人罢了。

“我当然知道副教主大人会来,我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副教主大人肯定会来找我要一个解释的!”

“那你想好该如何解释了吗?”

“我之所以会拼命的替那些人挡住你的飞刀,是因为我想活,并不是我太阳贪生怕死,而是教主大人告诉我一定要活着,不管有多艰难都要活着!”

说这话的时候,太阳法王一脸的悲凉。“那个人是昆仑的大长老,我替他挡住了你的攻击,换来的可能是他们的信任,到时候我就能活下去了!”

“太阳,你何必如此呢?”

看到太阳法王这个样子,人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其实他也知道他杀掉大长老,与现在的局势不会有任何的影响,大长老只不过是昆仑的一个人罢了,就算他死了,昆仑还有二长老三长老甚至传说中的老祖宗,只要昆仑不灭,他们的目的就不会破灭。

“我知道教主大人让我活着的目的,纵使苟延残喘,像狗一样活着,我也要等到昆仑灭亡的那一天!”

说这话的时候,太阳法王看向了众生教前方的那个小坟头,一脸的坚毅。

“你和他一样都是倔脾气!”

人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身子一闪就离开了。

喜欢天师下山请大家收藏:()天师下山新更新速度最快。